文苑擷英

田宏偉 影評——《愛的初心及孤獨》

作者:田宏偉     時間: 2019-07-08     點擊:4845次    分享到:

愛的初心及孤獨

——《千與千尋》無臉男賞析


兩年前,一部日本動畫電影《你的名字》席卷中國影院各大市場,當時買票看完,走出電影院,感覺索然無味,后來,聽說這部電影超越《千與千尋》成為全球票房最高的日本電影。雖然,一時難以理解,但也能釋懷,在當下的電影市場,賣好不賣座的現象很多。

最近,《千與千尋》再次上映,票房勢頭很猛,有望追超《你的名字》。趁著下雨天休息的日子,帶著些許期待去了電影院。

在影片中,除了那些迤邐奇特的自然風光和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外,宮崎駿還創造了很多個既有象征寓意又有現實意義的形象,如巨嬰、鍋爐爺爺、湯婆婆、錢婆婆、河神、無臉男等,無疑比照當下現實生活,無臉男是最能引起觀眾情感共鳴的一個形象。

“我好寂寞,我真的好寂寞,我要小千。”這是無臉男在影片中為數不多的臺詞。從外形看,無臉男像極了日本的晴天娃娃,白臉黑身,看上去虛無縹緲,像一團有形的空氣。

整部影片,無臉男總共出現過九次,每次露面,都是他人生和情感的拐點。

無臉男第一次出現是在通往湯屋的橋上,他一個人形單影只地立在橋上,看著來來往往的人,顯得與整個世界格格不入。此時的無臉男還沒有跟千尋正面交接,只能算是一次意外的邂逅。

無臉男與千尋真正開始接觸是在一個淅淅瀝瀝的下雨天,千尋已經在湯屋謀得了一份正式工作。當千尋推開門倒水時,無臉男呆呆地立在雨中。千尋關心地問道:“下雨了,你不怕被淋濕嗎?進來吧。”無臉男沒有回應。“那我不關門哦。”千尋繼續說。或許就是這句話,戳疼了無臉男心底最柔軟的地方。

可以想象,在湯婆婆控制的湯屋世界里,無臉男特立獨行,總是一個人出現,一個人行動,沒有存在感,他渴望被愛與關心,卻苦苦找不到可以依賴的人。他與湯屋隔著一道難以逾越的門,正是千尋的善良和純真打開了他的心門。

海明威說:“每一個人都需要有人和他開誠布公地談心。一個人盡管十分英勇,但他也可能十分孤獨。”就是千尋這個無意的舉動,無臉男決定為千尋做一些事,就有了面對藥牌經理的百般刁難,無臉男出手相助,幫她偷得了藥牌,使千尋可以順利地工作。

孤獨且無法找到存在價值的無臉男,很容易變得極端任性。進入湯屋后的他為了能找到千尋,他單純,甚至傻到可愛的一面展現出來,他變出金子討好巡更的青蛙,然后吃掉貪婪無厭的青蛙,一時間,能變出金子的無臉男迎來湯屋所有人排隊前來討好他,送酒送菜,萬千寵愛。但無臉男似乎永遠吃不飽,永遠吃不完,即便身體吃得嚴重變形走樣。此刻的無臉男似乎掉進了一種魔咒,他用金子操控著湯屋里的人,嘗足了虛榮與自滿,他徹底拋棄了自我,迷失在湯屋人的羨慕和崇拜中,但卻愈加孤獨。這個時候,千尋的出現拯救了他,他吃下了河神送給千尋的藥丸后,開始狂吐,他吐出了之前吃進去所有的東西,變回了原來的樣子,回歸了本身。

千尋用自己的愛與善良再次拯救了無臉男。

影片給人視覺最震撼的一幕是,在去往沼底的海上電車里,無臉男與千尋相向而坐,他們一句話也不說,此刻的無臉男只想靜靜地待在千尋的身邊,哪怕就這樣一輩子坐下去也很知足。

藝術作品無疑不是現實生活的寫照。我們每個人都是無臉男,在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難以治愈的“無臉病”。面對生活、事業、感情、家庭,有時候會碰壁,甚至頭破血流,也曾經陷入無窮的仿徨和無助中,渴望愛,渴望被人理解與關心,甚至有時候會自我墮落而不能自拔,靠自身的療傷功能遠遠治愈不了現實帶來的傷痛,這時候,我們是多么能碰到“千尋式”的愛與理解,包容與寬厚。

當千尋與白龍牽手離開時,無臉男站在錢婆婆的后面,還是那副“濤聲依舊”的表情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。這讓我想起《大話西游》里的一幅場景,至尊寶和紫霞終于走在了一起,兩人在城門樓子上大秀恩愛,忽然在人群中看見扛著金箍棒遠去的悟空,至尊寶說了句“那人好像條狗啊”……

安妮寶貝說:“我們始終孤獨,只需要陪伴,不需要相愛。”對無臉男而言,對在遇到了千尋,錯在選擇了千尋。或許千尋的出現,就是一個夢,一個能看到,看得很清晰,卻摸不到抓不到的夢,永遠活在記憶深處,卻不能在現實中守候向望。這個夢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,讓他也找到了生命的價值和愛的意義。最愛的人不一定擁有,堅守對愛的初心才是對愛最善最美的回報。

就像影片最后說的那樣,“只要你記得自己的名字,就能找到回去的路。”


(陜北礦業  田宏偉)

上一篇:武月 散文——《再見你 初心始在》 下一篇:卜春花 散文——《紫丁香》
AV在线看